主页 > 文化新闻 >

生有涯愿无尽 《圣途》永传盛世佳话

发布时间:2018-03-12 17:25

图为扎什伦布寺。摄影:李喆 图片来源:中国网

西藏日喀则尼色日山下,我是历代班禅大师的驻锡地,也是人们祈求平安和幸福的地方。数千间佛殿、经堂、灵塔和僧舍,从山脚到山腰蔓延。每天,近千名喇嘛在这里诵经弘法,为世人祈福;无数的藏传佛教信众来此朝拜,祈求平安。

570多年,我存在于宗教与世俗间。这里的历史并不总像定格的“白云远山古寺图”那样安宁。我见证着和平,也经历过乱世。

230年前,我被复制到万里余外的承德,那是一项巨大的国家工程,连接西藏和承德两地的是一代帝王和一代宗教领袖。

1779年6月17日,六世班禅额尔德尼•罗桑班丹益西期待了二十年的朝觐之行启程了。

“喇嘛身体可好,长途跋涉是否顺心?”

“托大皇帝的福一路顺畅,寒冷的地方觉得温暖,炎热的地方觉得凉爽,没有任何疲惫之感。”

这不是一句简单的对话和问候,而是两个人彼此心中的希冀与夙愿的重合。1780年7月21日,六世班禅朝觐乾隆皇帝,这注定是一场永载史册的会面。历时一年、跋涉万里的艰辛与疲惫,都在六世班禅与古稀之年的乾隆皇帝的一声问候中消散。

图为班禅额尔德•尼确吉杰布为纪录片题词

六世班禅踏上的是一条历代班禅从未走过的路,这是一条朝觐祝寿之旅,也是一条传法弘教之旅,跨越极地、雪山、沙漠和草原,历经重重艰辛,他完成着前世未尽的使命与心愿。这是因为这场远行,西藏的安定有了保障,藏传佛教的远播有了一个更好的未来。

然而,世事变化莫测。短暂的安定之后,我再次陷入血雨腥风,珍宝和佛像被侵略者洗劫一空,圣地被玷污,人民被掠劫。此时,受尽恶行的我仿佛又看到1741年7月16日,那场庄重的仪式和庆典,那个4岁的孩童成为这里新的主人。乾隆皇帝派出的中央政府的册封和赏赐送到这里,完成了六世班禅坐床仪式最后最重要的认定环节……六世班禅用毕生精力、心血,乃至生命换来的安宁,如何能再回到西藏?

将侵略者驱逐出西藏,并且永不再犯。这是乾隆皇帝给予大将福康安的使命,也是中央政府保护西藏的土地和人民的责任与担当,坚持与决心。

一次彻底的胜利。

我终于得以再见乾隆皇帝赐予六世班禅的金册,也终于寻回了尊严与荣光。但是,如何将以武力带来的短暂和平变成西藏的长治久安?

变革。

《钦定藏内善后章程》(二十九条),明确了驻藏大臣的权限,颁布了金瓶掣签制度,西藏制度变革大幕的开启,清除了弊端和疏漏的存在,也终止了再次出现闹剧的可能性。

200多年过去了,北京西黄寺,石碑、佛塔犹在追忆六世班禅曾留下的生命印记,轮回了五世之后,班禅额尔德尼乘愿再来。如今,经过20年来的严谨修行,十一世班禅爱国爱教,佛学造诣日益精深,展现出藏传佛教大活佛的风范,得到广大僧俗信众的虔诚信仰。

远在雪域高原的我,依旧是如此的平静祥和,当年所受的劫掠和伤害已不见斑驳印记。在或快或慢的时光里,我见证与安享着这长久的安宁与和平。

生有涯愿无尽。对这片雪域高原的热爱,曾给予六世班禅坚定前行的力量,他用脚步丈量中华民族的那片土地,用一次远行为自己虔诚维护的西藏安定和苍生求得一个光明美好的未来。如今,这长治久安的太平盛世,正如你所愿。(中国西藏网 文/吴建颖)

(责编: 常邦丽)